hctib 故事 2024-03-24

刚刚吃饭时,盯着乳黄色的鸡油上红须似的血管,我想起了一件公交车站上的事。那时我和爱爱都在上小学,那时她白色的校服里已经显出内衣的凸起纹路,三四年级的样子。我们经常在一个车站等车,那段时间我的妈妈放学来接我,她有时妈妈接,有时外公接。她的妈妈总是穿着西服,一簇胶成螺旋形的头发贴在额角,皮肤和爱爱一样黑,嘴也一样宽。她的外公是一个高挑的老人,总是将银发梳成薄薄的一片。他两条长腿可以让小孩在下面跑来跑去。那天是他来接爱爱,替爱爱背着书包。我们的书包几乎都印着卡通图案,没有什么不同,而只有爱爱的书包侧面插着一个粉色的大水壶,我经常盯着那个水壶,不管是她妈妈接还是外公接。那个水壶很新,阳光下了它有一条白色亮边,而我常常透过粉色的瓶身看每一个人,看他们在瓶中像液体一样流动,压缩,最后像瀑布一样跌落边缘,与那条发白的光芒融为一体,爱爱与光芒融为一体,外公与光芒融为一体,妈妈与光芒融为一体,之后大巴就来了。那个水壶一按就会“啵”地弹出一个塑胶吸管,把吸管按回去则会“嘎达”一声,像是齿轮转动。小孩都对这种机关感兴趣,我多次要爱爱给我看那个水壶,而她总是不给我看,说她要喝水,要进嘴的东西不能给我摸。小孩都不爱喝水,我的水壶像一个蓝色药丸,瓶盖只能用手拧开,瓶口螺纹里藏污纳垢气味像青苔,喝进去好像也有怪味。爱爱喝水时水壶从来都是由外公托着的,她只要动嘴嗦嗦乳白色吸管。她等待嘴巴吸入足量的水时,那小小的媚眼就四处乱飘,很得瑟的样子。那天,我牵着妈妈的手等车,我感到妈妈的手紧了一下,她好像受到什么启示一样:“点通,今天还没喝水吧?”,她抽出我的水壶,果然还是满的,她坚信那是她早上给我装的,而不是我自己重新装的那杯。爱爱外公受到妈妈的启发也叫爱爱喝水。水迟缓地流经喉咙食管,气管,肺部,心脏,胃,眼珠,大脑,脚趾尖,那过程对于小孩是及其漫长的,而且无法说话,我们极不耐烦地频频相望。终于我停止喝水,而她外公并没有停下,那大壶里的水位才下去了不到一厘米。爱爱撇开壶嘴回过头说:“公公,我不喝了。”外公说:“你妈叫你多喝一点水。”外公很少说话,妈妈的手紧了一下,也许是他洪亮的声音很不一般,那声音使我脚底板发麻,把耳朵贴在外公胸口的爱爱呲牙咧嘴地说:“公公,讲话讲得我耳朵痛!”想从外公怀里钻出去,但外公扣住了她,他折起来的手臂上有五条平行的粗壮静脉。“喝!”,外公的一粒唾沫星子喷到了壶嘴上,爱爱正伸手去抹,外公就一下子把壶嘴塞到了爱爱嘴里。爱爱把壶嘴吐出来,大叫外公放手。“喝!没用的东西!”外公恼怒的颤抖的手一圈圈拧开水壶盖子,发出走在湿玻璃上的颤声。爱爱的大水壶口比我的更大,几乎可以把她的脸塞进去,外公用瓶沿拨开爱爱的小嘴,给爱爱灌了一轮,歇息时爱爱的鼻子眼睛里全是水,那水壶大到可以溺死她了。爱爱尖叫时像失声的麻雀,“喝!”,外公的声音像是要吃了爱爱,她一哭就张嘴,外公就趁机往里面倒一口水。她哭得汩汩嘟嘟,像是混入了水声,上下颚挂着丝丝唾液。爱爱的眼睛肿成两条线,泪水从里面渗出来,很丑,所以我觉得很好笑,所以我说她是丑女,所以她也笑了,但又哭,因为外公还在灌水。外公捏住她的后颈像是捏一只兔子或猫,她疼得张开嘴,“喝!“她把头一扭,水都洒在身上和地上。我们又笑,但外公用钳子似的手捏住爱爱的脸颊,她的嘴被捏得像一个鱼嘴,爱爱又哭了,哭得像一个要睡觉的疲劳婴儿。“喝、喝、喝!”,妈妈的手紧了一下,杯口撞到爱爱门牙的声音我们都听到了,我透过粉色瓶身看到爱爱的眼睛猝地皱缩在一起。外公慢慢把瓶子抬起,那硕大的平底在阳光下射出出一个粉白的多芒星,爱爱的脸被分成了好几瓣。粉色的液体比之前更加迟缓地流经爱爱的口腔、食管、气管、肺部、子宫、胃,大巴迟迟没有来,终于,外公说“好嘞”,分开了爱爱和水壶。爱爱像是刚刚从外公的怀里产出的胎儿,踉跄地扑了出去,她肥嘟嘟的身体撑在长椅上喘息,被水浸湿的胸口下白色胸罩显露无遗,水迹拖到外公脚下,巨大水壶里的水被折腾了一半。之后,我和妈妈走到站台后面,爱爱和外公还在前面等待,外公仍用一只手拎着书包,站在最前面的位置等公交车。过了一段时间,我听到外公的声音“爱爱,车要来了。”我和妈妈也走上去,妈妈手一紧,爱爱冲向那山一样的双腿,那仙风道骨的老人被公交撞得七零八碎,我还没数清那空中头颅转了几圈,它就成为银色跑车挡风玻璃上一滩红屑。爱爱妈妈从灌木丛里钻出来,她蹲下时短裙崩裂露出大腿上可憎的妊辰纹,两人泪水流到一起,爱爱学语般地喊道:“我要吃手抓饼,手抓饼——”之后我们坐另一辆公交车回家了。之后每天都是爱爱的妈妈来接她,她穿着灰色西装,额角上胶成螺旋形的鬓角服服帖帖。

(修改于5/7/2024)

PREV
摩擦
NEXT
如果我有一个儿子

评论(8)